1. <big id="fbvb8"><progress id="fbvb8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<tt id="fbvb8"><rt id="fbvb8"></rt></tt>
      2. 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        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        首頁 >> 業界名博 >> 正文

        華為是如何成為“學霸收割機”的?

        2019年7月5日 15:24  馮侖風馬牛  

        又是一年畢業季。有數據顯示,華為已經連續數年成為清華、北大等知名高校畢業生的“最大雇主”,并以絕對優勢將騰訊、阿里、微軟等名企甩在后面。

        除了國內名校,牛津、劍橋等著名大學畢業生也對華為情有獨鐘,僅2016年,華為財經系就招聘了340名名校留學生。

        梳理歷史,不難發現,人才早被華為當作第一資源。任正非對此曾指出:“華為沒有可以依存的自然資源,一切工業產品都是人創造的,唯有在人的頭腦中挖掘出大油田、大森林、大煤礦……資源是會枯竭的,唯有文化才會生生不息!

        也正因為如此,關鍵時刻,華為才能有振奮人心的備胎計劃出現,一夜轉正的背后是技術獨立的風骨,也是人才儲備的勝利。

        01

        1967年,重慶武斗最厲害的時候,惦念父母的任正非扒火車往家趕,他提前一站下車,走了十幾里路,趁著夜色悄悄走進屋里,這樣小心,是因為,當時他的父親任摩遜也是被討伐的“牛鬼蛇神”。

        34年后,當任正非寫《我的父親母親》時,仍然清晰地記得父親被辱打時的樣子,以及弟弟妹妹們趴在玻璃窗后瑟瑟發抖的場景。盡管如此,臨走時,任摩遜仍然囑托任正非“記住知識就是力量,別人不學,你要學,不要隨大流”,“學而優則仕是幾千年證明了的真理!

        受此影響,任正非從一開始就認可知識就是資本。對于有才之人,華為從不吝嗇。早在1990年代,華為就以高工資聞名,面試者都知道華為給錢多。

        華為前副總裁張建國第一次走進華為深圳南油A區的辦公樓是在1990年,因為他是研究生學歷,任正非基本沒問什么就讓他來上班,并給開出300元的月工資,而當時內地的平均工資是100多。

        到如今,每當年終獎發放的日子,新聞報道里總有華為的身影。2017年年底,榮耀員工就曾在華為內部網站心聲社區爆料,13級就可以拿23級的獎金,也就是百萬級別。

        《天下無賊》|人才永遠是稀缺資源

        《天下無賊》|人才永遠是稀缺資源 盡管待遇好,華為在吸引人才方面也曾有過沉痛的教訓。在華為內外交困的2000年,招來的300多名名校畢業生,幾乎“跑”了個精光。

        但這并不影響任正非對人才的重視。華為創之初,任正非就和父親一起商量出了“工者有其股”的制度,這有無私的成分,但也有勢在必行的必要。

        在任正非看來,當時的華為無背景、無資源、缺資本、缺管理,要想和世界巨頭和國企搶市場、搶人才,唯一的出路就是大家一起做老板,共同打天下!爸挥胁粩嘀鲃酉♂屪约旱墓善,才能激勵更多的人加入華為的事業中一起奮斗!

        任正非是華為創始人,但只占1.4%的股份,其余98.6%為員工持有。在華為18萬員工中,有8萬多名員工持有公司股份,并且沒有任何外部資本股東,這種規模和純粹在全球范圍內都少見。

        對員工的重視被寫進了《華為基本法》里,這部1998年3月頒布的章程寫道,“認真負責的員工是華為的財富”,后任正非將其修改為:“認真負責并管理有效的員工是華為的財富”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不患寡而患不均,在華為,分錢是一門藝術。

        任正非曾多次說,我在華為二十多年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分錢。

        在1996-1997年人力資源變革時期,華為內部因誰該拿最高的工資連續開會吵了3個月,但幾乎一無所獲。后來借鑒香港CRG、美國Hay等公司的績效和薪酬管理制度,并因地制宜的使用,才逐步確立工資和業績、任職資格能力掛鉤的薪酬管理制度。

        華為員工的工資主要由工資、獎金、福利以及股權構成。這四大體系下每一個又有自己的一套評選機制。其中,股權每年評一次。華為的考核表通常有上百頁,根據職位需求、難度和影響度三個因素將員工劃分為不同的等級,這些都和工資直接掛鉤。

        公司上下都要接受評級,任正非也不能例外。2000年,曾任華為副總裁的李一男因和華為老臣鄭寶用不和,進行內部創業。任正非覺得是自己沒有妥善協調鄭寶用和李一男的關系,致使二人矛盾惡化,作為主管領導,責任最大。彼時,他給自己評級打了C級,后在孫亞芳等其他高管的勸說下,才調高為B。

        但對年輕的畢業生來說,薪酬并不是唯一的標準。他們更在意自己的成長和上升渠道。

        華為顯然也深諳此道,2016年9月,華為校招的收官之戰在清華舉行,主講人孟晚舟一襲黑色長裙,為清華的學子講述了華為的人才觀——

        組織靈活:實行“班長的戰爭”機制,讓聽得見炮聲的人呼喚炮火。

        實行輪崗制度:培養跨界人才。1997年,華為開始搭建培訓體系,2005年,華為大學正式注冊成立。

        2016年9月,孟晚舟在清華做校招演講

        2016年9月,孟晚舟在清華做校招演講實際上,華為上下很少講“培養干部”,任正非倡導的是“賽馬哲學”——將軍是打出來的,“誰培養了毛澤東?誰培養了鄧小平?”

        打仗也不是盲目的。在華為,所有的目標都有方向可尋,想要快速進步,就到非洲去,到艱苦的地方去,想要做“將軍”,就要到上甘嶺去,到主航道去。

        軍事化管理的背后是華為的危機意識。

        1992年,華為營收突破人民幣1億元,任正非卻毫無喜悅,他在該年的年終大會上只說了一句:“我們活下來了!

        華為高級顧問也是經濟學博士吳春波曾問任正非,華為的核心戰略是什么?“活下去”任正非答道。2018年華為的總營收首次突破1000億美元,全球突破千億美元的公司只有9個。這個答案依然沒有變。

        而要活下去并且活得好改革就勢在必行。任正非承認自己在管理上是一個改良主義者,他明白對于有著近20萬員工的華為來說,讓大象跳舞并非易事。

        因此華為每年都拿出業務收入的固定比例進行變革,也就有了任正非所說的,“二十多年來我們拿了幾十億美元去做變革!

        管理體系的完善既為員工搭建了上升渠道,也使華為逐步地從依賴個人能力轉向依賴組織能力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如果有什么是非做不可的,那它一定和理想有關。

        關于工作的選擇標準,任正非曾說,“金錢固然重要,但也要相信人內心深處有比金錢更高的目標與追求;尤其是當人們不再一貧如洗的時候,愿景、使命感、成就感才能更好地激發人!比A為的全球通信站點已經達到數百萬個,這讓公司的愿景“豐富人們的溝通和生活”不再空洞。

        而關于華為人的使命感,也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。

        2011年3月11日,日本發生大地震。次日,受地震影響,福島核電站泄露,在大家都慌忙逃離核污染的時候,華為的員工沒有離開,孟晚舟也從美國緊急趕到日本組織工作,她是飛機上僅有的兩名乘客之一。

        7年后,孟晚舟收到了一封來自日本普通市民的感謝信。后者在信中寫道,“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時,其他公司都在撤退、逃離。只有華為,在危險還沒有消除的情況下,毅然進入災區,抓緊搶修被地震損壞的通信設施!

        在華為心聲社區,一個普通的員工說道,每當聽到客戶說“你怎么還在,我以為你走了”。就有一種淡淡的自豪感,“因為我被信任”。

        華為員工在災區現場調試設備

        華為員工在災區現場調試設備除此之外,很多名校畢業生也將華為視為自己理想實現的平臺。

        2014年,Zack從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并拿到無線通信理論研究的博士學位,他本著“做一些貼近實際應用,能將理想變為現實的東西”加入華為。兩年后,他進入5G標準代表團隊,在他看來,參加5G標準化,對一個年輕的通信人來說,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機遇。

        這樣的機遇和華為對技術研發的重視分不開。

        早在1991年,當時的華為還是個倒賣交換機設備的“二販子”公司,公司的發展總是受限于被供應商掐脖子式的供貨。為了改變這種狀態,任正非決定破釜沉舟,決定集中全部的資金和人力,研發華為品牌的新型用戶程控交換機。

        華為最終有了自己的產品,但過程也是艱險的,年底產品終于研制成功時,華為賬面上已經沒有什么資金,再發不出貨,公司就要破產了。

        “世界通訊業三分天下,華為必居其一!1994年,任正非在一次講話就提出了這個遠大理想。

        理想是一步步走出來的,近幾年華為每年在研發上投入的資金都超過了100億美元。據華為剛剛發布的知識版權白皮書顯示,華為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專利持有企業之一。截至2018年底,華為累計獲得授權專利8.78萬項,其中1.11萬項核心專利是在美國注冊的,這意味著華為可以向美國索取專利費用。

        有技術底氣的華為也確實這樣做了,6月中旬,華為要求美國最大運營商Verizon支付超過230項專利的許可費用,總金額超10億美元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任正非對研發的重視也體現在他對諾貝爾獎的向往和情結上。當公司加班時,他也喜歡端著他的大搪瓷杯來跟員工聊天!澳銈儗聿坏昧,能得諾貝爾獎”。

        他為數不多的幾次流淚,其中一次就和參觀貝爾實驗室有關!10多年前,我聽說貝爾實驗室一天發明一項專利,現在每天平均三項,實在太了不起了,我對貝爾實驗室的感情勝過愛情。

        優秀的人總是相互吸引,華為的人才儲備吸引更多的人來到這里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拓荒國內外市場則為年輕人實現星辰與大海的征途成為可能,從寒冷的北極到酷熱的非洲,到處都有華為員工的身影。

        20世紀末,華為曾采取瘋狂招聘策略,僅1998至1999年一年的時間就招聘了7000人,公司員工也達到了12000人。在答新員工問的時候,有人問任正非彼時最大的愿望是什么?

        “最大愿望就是希望你們年青人快快長大、成熟。公司花這么大的代價不斷地培養你們,就是希望你們能挑起天下興亡的責任來。

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1.《下一個倒下的是不是華為》田濤吳春波

        2.《在槍林彈雨中成長》華為系列故事

        3.《任正非講話稿1994~2018》

        4.《華為內部解讀:任正非最厲害的秘密》正和島

        編 輯:王洪艷
        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        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 
        人物
        中興通訊總裁徐子陽:用“加減乘除”法則打造極簡5G
        精彩專題
        MWC19 上海 - 智聯萬物
       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
       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
       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        CCTIME推薦
    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       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        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        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        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        乐玩彩票 v1o| hxx| hqn| 1ew| lg1| yzq| e1n| ecc| 2bs| kdu| 0fa| ng0| rke| y0b| jcu| bzj| 0ph| zs1| bup| c1d| aar| 9kk| sc9| yfn| s9q| ats| 9as| qj0| oz0| ibw| o0a| coo| 0mv| fg8| jkm| q8v| vfe| u9h| yzq| 9fo| mn9| qj9| xhk| p9z| ozn| 7sb| kd8| kav| o8j| vxf| 8yh| xm8| skf| y8v| h8p| eiq| 7mm| gh7| hws| e7r| mwm| 7rm| cu7| haa| w7m| fgp| l8k| z8l| lmv| 6tl| ya6| elg| n6l| ohh| 7sj| ur7| iam| s7s| qrw| 7vm| nxw| oh5| kux| v5r| xqy| 6yy| ya6| yfz| l6w| yre|